学习困难户

AO爱情故事

ooc预警,一切来源于我的想象

自割腿肉,可能不好吃

字数近3000(第一次写这么多

不上升真人

(我知道是AK,但图方便,小写了)

↑可以接受,就向下看吧



结束最后的训练,凌晨走在返回宿舍的路上,肉体疲惫不已,精神却依旧兴奋。ak揉揉脑袋,拐进了厕所的隔间,从兜里掏出了一剂针管,剥开包装,向手臂上的青色血管扎去。

二公如愿以偿进入原创rap组,但身体却和主人作对。进入擅长的领域,ak本来以为应该比一公轻松,却总感觉身体不对劲,越来越喜欢黏着别人了。而且那个别人还是他的好兄弟,曾涵江。

虽然最初他们是因battle相识,但这并不阻碍他们关系迅速升温。现代社会也讲究人人平等,但人们也不会随意透露自己的性别。创造营里尊重各个选手的性别,抑制剂阻隔贴准备充足。而且即使是在现代社会,男omega也是非常稀少的。年纪小的孩子们不懂事,男孩间总是以轻蔑的口吻提起男性的omega,ak也因此从小养成不在他人面前暴露性别的习惯。他和曾涵江经常呆在一起,也没有询问过对方,只是通过观察,认为曾涵江是个憨憨的beta。

毕竟曾涵江还比他矮一点呢,ak想。

但他没有想到,一切与他想的并不相同。


曾涵江最近也觉得身体不太对劲,但他知道原因,因为他清楚他的易感期就在这几天来临。但他也没有料到他能留这么久,入营前就快来的易感期被他硬生生吃药推后,直到现在无法再推。他的信息素已经浓厚得快无法被压制了。

而最让他头疼的,还是信息素的味道。那是一种诡异的香气,闻多了就会让人上瘾,严重的可能会有戒断反应。这是他18岁后患上的毛病,医生告诉他只要有了对象,标记了对方就会解决。但找对象这种事哪有这么简单呢,更何况憨憨一心只有音乐,寡王曾涵江只有写歌表达自己的落寞。

信息素浓度过高,连普通的阻隔贴一次也只能管三小时。曾涵江对此感到苦恼,但更让他苦恼的,是他最近总觉得自己的好兄弟身上甜甜的。本来他就状态不稳定,ak又喜欢和他呆在一起,他总感觉自己时刻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虎牙。alpha的虎牙只有在准备标记时才会伸长。

不是吧,难道我对我的兄弟有非分之想?

虽然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,但传统观念依旧影响着部分人的思维。温柔和甜美在过去是omega的代言词,曾涵江理想中的配偶也是如此。ak和他身高相仿,天生大嗓门,好似大喇叭成精,和曾涵江的幻想一点也不符。

但他最近总是和ak相处,也发现了ak不少优点。ak唇很红,皮肤很白,指尖粉粉嫩嫩的,说话有时候还很娇......

曾涵江有些惊恐地发现,自己对好兄弟的想法奇怪了起来。


ak不喜欢自己的信息素,因为它太甜了。ak的信息素是巧克力味,这一点威慑力都没有。这太腻了,ak总是这样想。

他在厕所里感受着针剂慢慢流入血液,平复着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,想法依旧如此。他的omega性别发育较迟缓,这还是他第一次被影响这么强烈。他摸摸后颈,那块腺体已经肿大了起来。

他之前在食堂受到了alpha信息素的冲击。由于同处一个创造营,alpha们的易感期也开始趋同化了。阻隔贴的效果比抑制剂更好,但不少人都觉得并不舒适,还是选择注射。于是alpha信息素都有些许的溢散,特别是到了再打一针之前的半小时。而且少年人活力旺盛,更不容易控制自己。ak不得不匆忙结束用餐,逃离了食堂。

他靠在厕所隔间的墙上,等着抑制剂发挥作用。突然他听见了“扣扣”两声,有人在敲厕所隔间的门。

“兄弟,你还好吧?”曾涵江在干饭途中用余光看见ak匆忙离开了食堂,他担心对方的身体,毕竟练习起来都不分昼夜。他扒拉完最后几口,追着那股淡淡的甜出去了。

曾涵江并不是那么迟钝,这么多天和ak呆在一起,在惊恐过后,他对ak的性别也有一定的把握。

在三个性别里,omega天生有些劣势,即使见过ak强势的一面,曾涵江还是有些担心他。

然后,厕所隔间的门被里面的人打开了。


ak开门的时候没想太多,他只是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稳定下来了。如果他知道曾涵江的真实性别,那他其实应该意识得到,他未经思考就推门的行为包含着对曾涵江的信任,以及omega对亲近的alpha的依赖。毕竟他们总是呆在一起,即使ak认为曾涵江是beta,但身体的反应不会骗人。

但ak没有想到,打开门后扑面而来的就是浓烈的清苦气味。由于刚才不稳定,ak此时对信息素特别敏感。他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,曾涵江是个alpha,而且身体也有点问题,因为空气里的信息素浓度过高了。

于是他把对方拽进了厕所,反手关上了门。因为厕所隔间是封闭式的,有助于防止信息素溢散。ak本来兜里就装有几个备用的阻隔贴,他打算给曾涵江贴上一个。但他刚把手伸入兜里,腿就有点发软,因为对方的信息素过于强悍。

咖啡的浓厚气味开始越来越大,环绕着ak。ak有些不安,但他无法挪动步伐。“好好闻啊......”他不由自主地大口呼吸着,上半身也渐渐偏向曾涵江。再多一点,再多一点,有一个不知名的声音在他脑内呐喊,引诱着他将目光定在对方的脖颈上。

他用理性和欲望抗争着,将阻隔贴从兜中攥到手里。他强制性让自己后退到墙边,用最大的力气把手中的阻隔贴扔向曾涵江。虽然他的心在叫嚣着喜欢,但他的理智告诉他这只是信息素造成的后果。

ak靠墙蹲下,用双手环抱住自己,自己与自己斗争着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听见了隔间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,咖啡的清苦也渐淡了。危机解除,他长出了一口气。但不知为何,心里浮现了点点遗憾。


曾涵江走在去练习室的路上,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后颈。

那天的事故过后已经过了好几天,他们还是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的好兄弟一样相处。但是,他对ak的心思真的只是兄弟吗,曾涵江在内心自问。他一向自律,严格管控自己,以前的易感期也没有出过差错。在ak面前的失控,还是他第一次失控,这是不是说明ak在他心里有特殊的地位。

也许,会是爱?曾涵江陷入沉思,毕竟这是他第一个相处得这么好的omega。

而另一边,ak也在为此深思。他是一个发育迟缓的omega,在经历过上次的事件后,他赶紧去找了营内的医生,得到了自己发育完全的结论。而且这几天他看着曾涵江,总是会想起他的信息素。

也许,他们的契合度真的很高,ak想。

这种思念堵不如疏,当《峰顶》组成功成为全场MVP时,ak看着曾涵江,明白自己与他的关系可以发生改变了。他是脑袋清晰的人,这几天足够让他理清自己的思绪,以及对曾涵江的情感。曾涵江值得他欣赏,也值得他喜爱。

由于第二天是个休息日,当天晚上他就把曾涵江约了出来,向他说明了自己的内心想法。虽然ak平日里自认为没有omega应有的样子,但从他说完话忐忑的神情可以表现出。

可是,曾涵江拒绝了他。


曾涵江再怎么粗枝大叶,也无法忘记自己的信息素有使上瘾的作用。也许,ak对他只是信息素造成的错觉,他想。

当他支支吾吾地说出现实的真相时,他本以为ak会震惊,会当场离去,会认为自己被欺骗了。但他没有想到,ak给了他一个拥抱。

ak拥抱曾涵江的时候,想到了过去的自己。他曾为自己发育迟缓而自卑,也因此被他人欺凌过。但性别上有缺陷并不能决定一切,他想。于是他去做了rapper,在beta和alpha为主流的地方展现自己,有过傲气也有过打击,但他本质不变,永远保持着“小太阳”的本心。

同理,曾涵江的信息素并不会左右他们之间的情感。他在从厕所隔间出来后是有对曾涵江的信息素感到过奇怪,因为其他人的溢散信息素并没有那么让人感到强烈。可是,爱意并不是由本能决定的,而是由大脑清醒地决定的,是通过行为、言语影响的。


ak对曾涵江的拥抱加大了力度,他们像一对爱情鸟,相互依偎。


TBC(可能)

Q:各位的名字缩写倒过来念是什么意思?我的倒过来念是“像星辰一样。”

要减肥

呜呜,减肥是我一生的执念,原来在名字里早已体现(落泪.jpg)

太阳,冰淇淋,暑假

拖了三年的文_(:з」∠)_

小学生文笔

我流周与翔

应该有ooc

夏天,阳光灼烧着大地,蝉鸣声不绝于耳,空气好像都要融化。

孙翔站在树荫下,揉了揉自己略长的额发,大口大口吞咽着冰水。不远处是一辆冰淇淋车,他要等的人在那儿。

这是孙翔在轮回高中度过的第二个学期。从嘉世初中毕业后,他来到S市,开始了一段新生活。周泽楷是他在高中认识的第一个朋友,也是他最好的朋友。

周泽楷是轮回高中的校草,从轮回初中直升,已经蝉联四年校草名号。成绩好,长得帅,待人有礼,篮球还打得好,就算话少了点,也被他的迷妹们所喜爱。

高中假期总是要补课的,孙翔觉得冬天还好,夏天是真心不人道的——太热了。少年人精力旺盛,火气充足。吃冰,便是一个降暑的好方法。

孙翔不爱吃甜,他很不理解好友的口味。冰淇淋,不应该只有女孩子才吃吗?

就在他这么想时,周泽楷拿着两只冰淇淋回来了,一支黄的,一支绿的。“你吃。”他说,递来那支绿的。孙翔看了他一眼,他抿着嘴,像是勾出了一个笑。

在孙翔的记忆中,冰淇淋都是甜得发腻的食物,即使冰凉。他想要拒绝,可看着校草那闪亮亮的眼睛,只有接过,硬着头皮,咬了一口。冰爽混合着绿茶味席卷大脑,让人天灵盖发凉。好像不是很甜,孙翔想,表情舒缓了些。这个冰淇淋不大,他两三口就吃完了。太阳依旧刺眼,但从嘴唇弥漫到全身的凉意让人不再烦躁。孙翔呼出一口气,跨上自行车,该去学校了。他回头看了一眼,周泽楷还在小心翼翼地舔着还剩大半的冰淇淋,地上有着星星点点的湿痕。周泽楷有一个敏感的口腔,不能吃太烫的也不能吃太冷的食物,吃东西一直很慢。他一点点将已经融化的半固体送进嘴里,嘴唇早已冻得发红。他注意到来自前方的视线,舔舔上唇,有点委屈,“好冰。”

孙翔“咻”地转了头,双手握紧自行车车把,不自在地开口,“快点,要迟到了。”可谁不知道,班上最不在乎迟到的人就是他。

周泽楷点点头,加快了速度,解决了冰淇淋。阳光仍然洒满大地,两人的白色短袖都被汗打湿了,孙翔摸摸粘腻的后颈,甩甩头。周泽楷的美貌,男人都无法阻挡。

艹,孙翔想,我不会对我的好哥们有不正当的想法吧?

叶修,生日快乐。
这是你陪伴我的第四还是第五年,感谢你的不变,我的信仰。
祝你又长大了一岁,祝你越来越好。

我最最亲爱的叶修先生

    和你认识,已有三载。时间飞逝,那些泛黄的记忆,都是我最珍贵的宝物——因为有你的存在。你是我少女时代,最初也是最长时间存在的男神,是我不变的信仰,是我憧憬的人物。无比庆幸,可以遇见你。
    祝贺你二十岁,愿以后的日子里,你一直陪伴着我,渡过这最美好的青春年华。


     愿我们的荣耀,终不散场。

男神x你3

ooc有,注意避雷

小学生文笔

暑假过得很悲伤,挤出来的文OTZ

从高一开始,你暗恋一个叫做周泽楷的人。

你很喜欢很喜欢他,想成为他女友。

但是,你明白,互相喜欢是不可能的。你不够好,配不上他。

所以,你要拼命地改造自己,因为你是一个什么都普普通通的女生,要吸引他的注意,可是一件大难事。

你开始努力学习,戒掉了垃圾食品,不再熬夜,天天晨跑。

就这样,你坚持了三年。

上了高三的你,早已是校花级人物。同学们老是拿你和周泽楷打趣,你总是一笑而过。别人都在感叹于你的胸怀,说你不在意谣言,太大度了。无人知晓,他们道出了真相,你的笑是在羞涩。

时间一晃,高考来临。你考了一个不错的分数,可以上重点大学。不过,你打算上外地的。是的,你不打算和周泽楷上同一个大学。而且,你知道,他一定会留在本地。

你想,该给这场暗恋画上一个句号了。

你还不够优秀,他值得更好的。

你在一个深夜大哭了一场,告别了你的那段暗恋时光。

你在大学毕业后,回到了S市,当了一名白领。

在偶然的一个夜晚,你因工作繁忙加了一个班,忙到十点多。

你走出大楼,脚步飞快地行走着。夜已深了,你害怕有小混混还在游荡,怕碰上他们。

快点快点,你在心里胡思乱想着,突然撞上一个人。

你抬头一看,是周泽楷。

他还是那么帅,你想,过去的心动感觉开始微微颤动。

他笑了一下,说出了你最想听的话。

他对你说,嫁我。

一击必杀。

总而言之,你们在一起了。

当然,后来你知道,他也暗恋过你。

男神x你2

ooc也许有

小学生文笔

世界末日设定

你背靠着墙壁,正在为自己的手臂包扎。

现在是20xx年x月x日,距离世界毁灭还有10分钟。世界上,剩下的人类,只有两个——你,还有你的男友,孙翔。

此时,他正坐在你的对面,怀抱着一把老旧的步枪。

你看着他坚毅的面孔,回想起那个自称为“神”的男人说的话。

那个男人说,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,你们两个之间必须死一个。

想到这儿,你看向你的右手边,那儿有一把普通的手枪,那是你决定自杀的工具。

是的,你已经决定了,让他活下去,虽然你害怕死亡,虽然你很胆小。

你对着手腕上的手表发着呆,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你颤抖了起来。你过去的记忆走马灯地在你眼前浮现,最后定格在孙翔傻傻的笑脸上。

还剩一分钟,你站了起来,拿着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,闭上眼,微笑着,对孙翔说出了“再见”。你希望美好地死去,可是,泪水早就流了下来。

在你即将扣下扳机的一刻,有人拥抱了你,夺走了手枪,然后,一个温热的东西贴上了你的唇。

你惊讶地睁开了眼,感受到地上剧烈的震动,看到近在咫尺的男友的俊脸。之后,他放开了你的唇,“我管他妈的世界毁灭,要死死一块!”

最后,你们再次拥抱接吻,与世界一同消失。 

男神x你1

ooc也许有

妹子是那种经血来得少,但一痛就停不下来的类型

文笔小学生


 你躺倒在床上。双手捂着肚子。

 年轻人总是气血旺盛,你曾经在生理期又吃凉又吃辣,当初好好的身子也被自己折腾了,每月都会痛上一两天。

“嘶——!真疼!”你小声抱怨着。

 现在的你呆在自己租的房子里,除了你没有一个人。你想和文州打一个电话,让他来照顾你。可脑袋里刚起这个念头,就被自己打消了:文州是战队的队长,那么忙,不能麻烦他。那找谁呢?

 你思考着,突然门被打开了。

 你向那边看了一眼,十分惊喜,“文州!”来人是你的男友,喻文州,而且他还带来了热水袋和温热的白粥。

 你因为疼痛,没有力气,已经快一天没吃东西,快饿疯了。男友的到来,犹如救星。

 在他一勺一勺给你喂完那碗粥之后,你怀抱热水袋,恢复了一些力气。

 此时,你无比庆幸你有一个温柔的男友。

 最后在他的帮助下,你草草地洗漱了一下,在他怀里入眠。




叶修,生日快乐!

愿你的荣耀,永不散场!

又长了一岁,祝你永远年轻!

荣耀,再玩十年也不腻!